<tt id="dbyrx"></tt>

          光 盤:等待(小說)

          等待

          ◎ 光 盤(瑤族)

          芳原村人口最多的時候有313個,現在,王柱威是芳原村里唯一生活著的人。每天上午十一點半,王柱威都坐在路口,他木訥而又有所企盼地看著一輛輛汽車經過。因為難得有人上下車,多少年了,經過的汽車很少在路口停留,除了小禾的小班車。王柱威與小禾有個約定,隔兩天小禾給他捎帶一回肉或者豆腐。路口離村口有一里路,小禾來不及跟王柱威接頭時,捎帶的東西擱于路邊,由王柱威來取。多半是小禾的班車提前了,只要小禾眺望,就能看到正走過來的王柱威。平常日子運營生意不好,小禾臉色不好看,但對王柱威總是熱情的。王柱威同情小禾,跟著嘆氣。鄉村人大都往城里跑了,留下來的很少,這個偏遠之地運營量嚴重不足。

          剛下過一陣小雨,現在天空開眼,出太陽了。驚蟄剛過,雷響雨多,萬物蘇醒。春天是王柱威最興奮的季節,萬物生長,花紅樹綠,對一年都充滿希望。王柱威邊走邊抹汗,他剛才勞動來著。抬眼望見小禾的班車停在那里了,王柱威不著急,他不需要著急。小禾的班車卻停住不動。興許小禾有話說,王柱威這樣想著加快步伐。

          小禾從車上提來一條鯉魚和幾塊豆腐。

          “王老頭,碰到上好的魚,我自作主張給你買了。”小禾說。

          “這魚漂亮。”王柱威朝車內看,上面只有三個乘客。這一趟小禾可能又虧了,王柱威心里想。王柱威跟小禾算了錢,雙方站著閑聊。一聊沒個完,車上乘客催促,小禾跳上車,開車走了。王柱威目光追隨小禾的班車,直到看不見。雨后天空明亮,春天的氣息拔節似的一陣陣撲來。

          王柱威老人在石頭上坐下。這塊石頭他坐了多年,已磨得光滑。有車輛來往,但不多,王柱威通常要坐半小時才起身。王柱威沒結過婚,年輕時,感情受過傷害,終身沒娶。他有個養女,四十歲那年在路口撿的。養女當時沒滿百日,襁褓里留有出生年月信息。他撿回去精心撫養,托人打聽是誰家孩子。養了兩三年,不見生父生母來領,他辦理合法手續,成了女兒。養到十二歲,親生父母過來要孩子,王柱威還給了人家,一分錢補償也沒要。人們都說他傻,白白幫人家把孩子養那么大。王柱威不這么看,他感謝養女的,養女陪伴了他十二年,使他度過最難熬的日子。一晃眼,他老了。養女長大成人,嫁人立業。養女沒忘記他,時常回來看望。最近些年,養女回來得少了。她跟丈夫一起在很遠的大城市打工,回來一趟不容易。她給他買了手機,他不會用,養女教他使用方法,一轉背忘了。然后手機閑壞了。村里后生成群結隊外出打工,有了著落,將家里老人帶出去。村里人都挺能干的,他們分別先到一線城市打工,掙了些錢就轉移到三四線城市繼續打工。三四線城市房價低,他們用全部的積蓄買房安家。在外的老人去世,火化就地安葬,沒有送回故土。留在村里的老人先后去世,如今剩下七十八歲的王柱威一人。早幾年,清明節還有人回來掃墓,最近三年一個也沒回。他們大大方方地把村莊還給大地。附近村莊也正在像王柱威他們村一樣逐漸衰弱,按此趨勢,這一帶山區的村莊終將會消亡。

          早些年開始,政府給王柱威的生活補助提高不少,補貼每月按時打進卡里,他一個人花費不完。他信得過小禾,要用錢時小禾到鎮上幫他取。平時他的錢無處可花,菜園子里種蔬菜,衣服幾年不買一件。蔬菜無公害,多余的他送給小禾,他也想送給別人的,可過路車難得停啊。

          終于有輛車停下,下來的是養女。王柱威站起來向養女招手:“玻璃,爸爸在這里呢!”玻璃是養女的小名,那年王柱威決定給養女起名時腳正踩著玻璃,突發靈感,名字就有了。玻璃帶回許多東西,吃的用的一大包。“又買這么多東西,我吃不了啊。”王柱威嘴上埋怨,心里卻是甜蜜的。有人盼望子女孝順,子女卻不孝順,王柱威不指望玻璃孝順,她卻很孝順。“這些東西不是給你一人吃的,我也吃呢。”玻璃跟王柱威往村里走。這條平常只有王柱威一人行走的道路越來越窄,兩邊荊棘猛烈地生長,王柱威不及時劈掉,它們就要封路。

          村莊里的雜草樹木蓬勃生長,王柱威一天的主要任務之一是砍掉雜草,不讓雜草淹沒村莊,就像男人每天要刮胡子。村里的屋舍錯落無序,村道雜亂無章,雜草肆意生長。當他從村東收拾到村西,再從南弄到北時,一年基本過去,村東邊的雜草又長起來了。他長年一個人收拾著這個面積不小的村莊。開始他只注意到雜草,沒在意小樹苗,等他意識到小樹苗成為絆腳障礙物時,小樹已長高,他舍不得下手了。這些小樹插在村中,與原來的大樹擠占村里的空間。

          “遠看我們村只是一片林子。”玻璃發現了這個現象。

          “都怪我,”王柱威說。

          “不能怪你,這么大的村舍,你一個人力量哪夠呢?”玻璃下廚做飯。缸里有米,王柱威不缺米,就算沒注意,斷了糧,他熬一鍋蔬菜也能打發一餐。他的米也是托小禾買的。小禾每次給他買二十斤,他能吃一個多月。買米那天,小禾要提著米送進來,至少也要在王柱威勸阻之下送到半路。王柱威身體棒,這跟他長年勞動有關。這回回來,玻璃看到養父身體跟前幾年一樣沒變化,心里放心了。

          “爸,你收拾不完一個村莊,收拾一半、三分之一也是可以的。保證我們家屋子前后清爽就可以了。”正在剁肉的玻璃說。

          “那哪行,不出兩年,沒收拾的地方就被雜草占領了。”王柱威說。

          “他們都不要村莊,你一個人要來也沒用。如果你是當鍛煉身體,你就全部收拾,但要勞逸結合。”玻璃說。

          “枧村老房子倒了一半,有些樹從倒塌的墻土里長出來,樹越長越大,把原來沒倒塌的墻擠塌。”琉璃說。枧村是玻璃親生父母的那個村,她在那里長到高中畢業。她讀了個職業學院,沒找到理想工作,換來換去的。嫁人后在家帶孩子,孩子三歲了才帶著孩子到遠方大城市跟隨丈夫。王柱威已許多年沒去枧村,就是從玻璃被接走的那年開始,他再沒去過。他怕見到玻璃。他想玻璃的時候,會偷偷在大山里放聲大哭。他對枧村還有印象,玻璃告訴他哪座老屋倒塌,他能想象得出。

          下午,王柱威帶玻璃在村里轉。他們手上都帶著鐮刀。村里老屋塌了兩座,墻壁還在。村里兩百年以上的老屋都集中在北邊,最老那兩座接近四百年。老屋里里外外都是古東西。每座老屋都有許多故事,王柱威每晚都在腦海里回憶從小聽來的故事。村里人祖上從浙江遷來,是富庶人家。古代人生活講究,雕梁畫棟,刻石雕花,無所不用盡智慧。祖上最早建的老屋保存得不錯,大集體那時是村里人集會的地方,包產到戶后,也常成為大家聊天休息的公共場所。后來隨著外出打工潮的興起,越來越少人眷顧老屋,老屋缺了人氣呵護,一天天走向衰敗。這個問題,十多年前王柱威就注意到了,檢查維護老屋成了他每天的一項工作。離開了人氣,屋子衰敗快,那些雖沒有倒塌的老屋,離倒塌也不遠了。

          王柱威和玻璃邊走邊查看,每到一座屋前,就有相關記憶浮出腦海。王柱威能講出老屋幾代人的故事,每到一棟屋子前,他停下來講述給玻璃聽。再往前走,一座大約兩百年的清代建的老屋出現狀況,巧合的是,剛要接近,屋頂就塌陷下來,灰塵撲出半開的門。王柱威定在原地,沉重地說:“我預料它會在近期塌陷,但我沒有能力阻攔。”

          “爸,你也別太難過,該去的總要去的。”玻璃說。

          “這是王久麟家,他的孫子據說當了大官。他們家是最早離開村子的一戶。”

          “老屋年久失修,隨時有倒塌的危險,爸你不要靠它們太近。”

          “能修理的能撐住的,我都盡力做。只恨我本事小。”

          “這些衰敗的老屋打亂了我完整的記憶。”玻璃說。

          晚上下起了大雨,雨點像小錘敲打屋頂。風也大,狂呼呼的。雷電還來湊熱鬧。躺在床上,玻璃害怕,她開燈,不亮。情急中叫了一聲爸。王柱威大約知道她沒開亮燈,回應說:“準是電線又給刮斷了。”村里就一戶一人,風雪弄斷電線時,鎮供電所的人愛理不理,三五天不來修。有一回,給斷了一個月電。王柱威無電照樣可以生活,他不想求供電所的人,他們每次都罵罵咧咧,指桑罵槐,嫌麻煩。有一回那個姓黃的小伙子毫不客氣地說:“老頭你還不死,死了,我們就少了這個麻煩。你一戶人家害得我們辛苦一整天。”王柱威不生氣,說:“如果我死了,我變成高壓電電死你。”小黃說:“你至少也應搬離村莊,不要一個人占一座村啊。”后來,電線斷了,王柱威便不再通過小禾報修。斷電的那個月,最后是小禾發現的,那次鎮里給孤寡老人送一瓶油一袋米,小禾給送進來。小禾當即給供電所打電話,他那次脾氣特別大,把對方罵得接不上話。

          玻璃還是害怕,她聽到村里鬼哭狼嚎,然后不停地叫爸爸爸。王柱威說:“我在呢,不怕,不怕。”玻璃摟著被子上養父床上來,王柱威笑她膽子比小時候還小。玻璃申辯說:“小時候,村里有很多人,現在,除了你就是鬼。”

          “你害怕,我給你唱調子。”王柱威說。

          “好啊。”

          王柱威從前是村里的調子手,他能唱全部傳統的調子,還新編創了許多調子。那時候村里初一、十五都要唱調子,老的少的都能唱。村里沒人識現代簡譜,只是口口傳唱,用他們獨特的方式一代代往下傳。調子喚起玻璃的記憶,她輕聲跟著唱。調子表達的都是人們勞動生活愛情的場景,對美好生活的向往。周邊村也有會唱的,但以這里為正宗。王柱威嗓子好,是后輩所有人的師傅。今夜他唱得忘乎所以,如醉如癡。

          村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,調子只有男的學唱,雖然沒有規定女的不能學,但沒一個女的正式去學。調子內容健康,積極向上,其中還有教做人道理,教人生產生活常識的,是育人的生動教材。玻璃她們職業學院有音樂系,玻璃這會兒想,如果從小就跟養父學習調子,說不定會喜歡上音樂,考上職業學院音樂系,有了知識就能夠收集整理弘揚這個山里的調子了。許多優秀的音樂作品都來源于民間音樂,要是有一個能干的人能將這里的調子發揚光大,也許能做出一番大事業來。玻璃沒把心里的想法講出來,她估計跟養父說這些沒什么用。養父曾經感嘆再沒人跟他學調子了,他只是想就地一代代傳下去,多余的不會去想。

          玻璃在養父動聽的調子聲中平靜地睡去。

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仍有小雨,但玻璃的恐懼隨著黑夜離去了。上午父女倆去村里查看時,發現昨夜的那場暴雨又摧毀了一座老屋。那些暴露在外的古磚瓦和橫梁,像失去生命的兔子趴在那里一動不動。

          “村里不能再待了,你必須跟我走。”看到這情景,玻璃咆哮起來。

          王柱威似乎沒聽見,他蹲下去細看倒塌的墻壁。之前老屋常有倒塌的,但首先塌下來的不是墻壁而是橫梁,墻壁通常在橫梁倒塌多年后才逐漸倒塌。“有一股火藥味,”他說。他用力吸氣,玻璃跟著吸氣,她沒聞到火藥味,她懷疑養父腦子出現幻覺。王柱威查看后找到殘留的炸藥包裝紙屑,進一步肯定這墻是人為炸的。誰炸老房子干什么呢?昨晚那么大的暴雨。“有一伙人,眼睛盯著我們芳原村,老屋里任何構件都是寶貝。”王柱威說,“他們一定看中了墻上某塊雕刻石,不炸開,他們撬不動。”

          “村莊都讓人炸了,我能離開嗎?”王柱威想起了剛剛玻璃的咆哮。

          “村里丟過東西嗎?”玻璃問。

          “據我查看,沒有。”王柱威說,“有我在,村里一根毛都不會丟。”

          “你能守得住嗎?就算你能,你百年后呢?誰來守?”玻璃說。

          王柱威臉上的肌肉動了動,沒說話。過了幾分鐘,王柱威說:“人們都離開村莊到城里打工,你也是。別人的家鄉就那么好嗎?”

          “爸,鄉下苦,鄉下窮,條件差,人都往高處走的嘛。”玻璃說,“再說現在的農村環境……不說了,總之讓人懼怕,想逃跑。”

          玻璃勸養父到鎮派出所報案,養父覺得報案沒用。玻璃說:“有公安介入,他們還敢進來炸老屋?你不報,我報。”

          王柱威跟隨玻璃踩著鋪滿齊小腿深的雜草的小道來到路口,準備搭班車去鎮里。小禾的車正好路過,聽了王柱威的講述,小禾卸下乘客調頭載著王柱威父女倆去鎮里。乘客十分不滿,小禾說到鎮里報案后立即回頭接他們。乘客忍氣吞聲,班車少,又付了車費,也只能等小禾了。

          兩個公安干警進入芳原村,他們發現了導火索,確認墻壁是人為炸塌的。昨晚特大暴雨,作案者大約是進入屋子,避開暴雨,從室內墻腳實施爆破的。導火索長,足夠他們點燃后撤離到安全地帶。從現場勘察情況看,沒有丟失物件,這次爆破是為下一次進村偷盜做準備的。村里古老的水缸、門前的石獅、漂亮的礎石,都不是想搬就能搬動的,需要兩人以上合力,需要路口有輛卡車接應。這是偷盜者昨天沒下手的原因。地上可移動了的木頭構件,也暫時沒少。

          暴雨清洗掉作案者的痕跡,他們早有預謀,昨天一定就在芳原村附近。公安干警認真作記錄后想再詳細問問情況,突然所長來電話說,“劉巖村發生命案,兩伙同在外地打工的本地人,春節因賭博結仇,今天回鄉約架。”

          “鄉里丟失東西,人家都不報案了,這種案子太多,在枧村也見怪不怪。”望著遠去的干警,玻璃說,“但我們芳原村這個是爆炸大案啊。”

          果真,公安沒再過問芳原村的爆炸案,托小禾去打聽,回話說,派出所力量不足,鄉里治安差,顧不過來呢。

          玻璃此番回村目的是帶走養父,住幾天是為了滿足思鄉之情。時間到了,玻璃要離開。養父不跟她走,哪里也不去。過天堂一般的生活也不去。

          “東西是全村人的,主人都不要了,你守它們干什么?”玻璃說。

          “你不懂的,就算你懂,你也理解不了。”

          “我懂,我理解。但是,最終無意義。”

          “大概村里人都是你這種想法,對祖宗留下的財寶不當寶,都無所謂,隨意丟棄。”

          “你守得了今天,守得了明天嗎?明天,終究要丟掉的。”

          “我活一天就要守一天。”王柱威說,“現在荒廢的不是村莊……芳原村的氣脈都快要斷了。”

          玻璃最終沒能帶走養父,含淚離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玻璃在家的這幾天,王柱威過得快樂,女兒幫了他不少忙,村里的雜草野枝給修理掉一大半,還幫著完成一些支撐老屋梁柱的工作。即便只多一個人,力量都數倍增加。女兒一走,他心里空下來,郁悶好幾天,小禾擱在路口的肉他都懶得去取,第二天臭了。小禾重新買了肉給送進來。


          ......


          刊于《民族文學》2018年10期


         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          大富豪 www.gx-gad.com:宁陵县| www.kmrln.cn:虹口区| www.s5865.com:饶平县| www.robertprzybysz.com:曲阳县| www.usfluence.com:桦南县| www.932316.com:长阳| www.soft-file.org:黄梅县| www.iidcs.com:海宁市| www.nescafechina.com:苗栗县| www.mikeharris-em.com:绥阳县| www.ffdan.com:延庆县| www.mybzw.com:安多县| www.g3676.com:贵溪市| www.chiemlamdep.com:新营市| www.4eda.com:鹿泉市| www.41en.com:尚义县| www.mowgliden.com:甘南县| www.nmmialumni-abq.com:荔波县| www.sunsetinnusa.com:乌苏市| www.mfnfj.com:南开区| www.casagourmande.com:寿阳县| www.ph337.com:长白| www.szhaofu.com:泾源县| www.conet-working.com:泾阳县| www.ajcdjs.com:清流县| www.theonlynetwork.com:丰城市| www.noxcuse.org:平遥县| www.626130.com:马龙县| www.rwxnw.cn:甘南县| www.laorenke.com:桃园县| www.rcaaart.org:松江区| www.pj88852.com:阳谷县| www.bmnjn.com:额敏县| www.damoa33.com:苍梧县| www.nanopowerindia.com:墨江| www.imperialfmodels.com:德兴市| www.foteng888.com:噶尔县| www.aserelectric.com:呼和浩特市| www.expressmasti.com:沈丘县| www.keybiz.org:合山市| www.ahmaj.com:双柏县| www.taoyuangarden.com:新乐市| www.corprussia.com:巴林左旗| www.yujiangquan.com:杭锦旗| www.websaran.com:奈曼旗| www.cialisn.com:日土县| www.zgmtt.com:永顺县| www.bushenev.com:新民市| www.postcanal.com:个旧市| www.zjyoushun.com:新乡市| www.bunkiecityhall.com:额尔古纳市| www.la-gold.com:峨眉山市| www.ezkertza.com:福鼎市| www.siquanlvzhi.com:拉孜县| www.huthug.com:敖汉旗| www.mftyd.com:武宣县| www.l248.com:会宁县| www.bjjyzy.com:抚顺市| www.mississipp.com:嘉兴市| www.serrurier-houilles.net:巫山县| www.directequipement.net:石景山区| www.weebweb.com:阳城县| www.yulinbang.com:新平| www.crg-x.com:石河子市| www.investment-e.com:东阿县| www.seatbunol.com:海口市| www.itmightbefun.com:进贤县| www.huthug.com:清水河县| www.cssmuseum.com:保德县| www.crimson-room.net:文化| www.gamehostingreview.com:理塘县| www.tyrzdb.com:呼伦贝尔市| www.nt755.com:罗甸县| www.elrincondelvideo.com:临清市| www.hz-xp.com:房产| www.woyoracing.com:栾川县| www.catherinebroad.com:博湖县| www.focusmedia-zh.com:肥西县| www.wyglin.com:湘阴县| www.backinbody.com:兴仁县| www.caimenhu.com:专栏| www.abbottslandscape.com:大化| www.prddisplay.com:五家渠市| www.victorhugor.com:定兴县|